、YA

要是有人(不论男女)敢在床上逗弄小现,说什么你求我我就给你之类的话,她一定翻脸无情起身就走说不定还嘲讽几句你还没有道具有用呢谁给你的自信
哇我脑子里每天都是些什么社情废料啊

cp可拆不可逆

做个记录。
追了肥秋系女团的一个个人感慨,出一个前田不难,出一个大岛和高桥,很难。(当然,出一个指原也是很难的)巧就巧在前田大岛高桥处于同一时期,同一个团,从而造就了开闭的盛世。
很多人都说流水的妹纸,铁打的肥秋。成功的是那种造星模式,而非某个人,某个团。我倒认为成功的就是那一群人。
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才有了akb。如果没有这群人,akb可能悄悄湮没,成为肥秋的又一失败的试验品,也可能会红起来,但绝不会是现在的akb了。都是第一次,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肥秋定下一个地基,真正建起高楼大厦的,是开国元老们。就像当年的美国国父们。
说出一个前田不难,倒不是前田自己怎么怎么样,更多的是指不动c的定位是别人已经定好的,开闭有前田,乃团有白七,绿团平,衍生开来,每个团都会出现那样一个ace。(另一个角度来说,肥秋眼光也是真好,前田实力没有值得称道的地方,但讨人喜欢的本领亦是天生的,强推之耻也是有很多的)
而大岛高桥的定位是自己拼出来的,运营没有需要过挑战者和领导者的角色,大岛高桥两人自己磕磕绊绊摸索出来的。开闭的风格是这两人塑造出来的。后来运营看到了这种模式的成功之处,试图复制,宅玉之争,横山接锅,但终究有些勉强了。
至于说运营给开闭的最重要的东西,我投总选一票,总选给开闭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关注度,给予了无论路人还是粉丝无数情感的寄托。
现在来想snh为什么还是十八线小破团(不太想用野鸡来形容)。是不是因为snh有鞠婧祎这个绝对ace,却缺了大岛高桥那样的人物?(但即使十八线,每年总选还是安定的霸占热搜)
至于坂道,我觉得是真流水的妹纸,铁打的运营,换一批人,照样能火,也还是那个风格,乃团大小姐,绿团帅比风。乃团给人的感觉就很佛,什么都是淡淡的。包括成员之间的感情,也大多普通同事好朋友的感觉。就很适合淡淡的细水长流的饭。
另外存一下对大岛优子的感觉
她给我的印象是逐日者。
我受不了逐日过程中的苦,看一看她,看她在逐日的过程中逐渐变成另一个太阳,我的太阳。
看久了,看的深了,看到了她逐日过程中的满身伤痕,焦燎痕迹,又很心疼。所以感觉她随着年纪增长日渐佛系,我很喜欢。
我不知道这种喜欢能持续多久,趁着情感还炽热,记下来。
她是我的小太阳。
另外抽时间写对cp的感受。

追星生涯中说过的最打脸的话:
xxxx一生推。我永远喜欢xxxx……
全是flag。
你没你想象的那么长情。

看小簿的《无解的题》想起我们高中化学老师了,刚教书,又好看又可爱又软。
比起男生可能会不好意思或怎样,我们班女生更喜欢调戏她。
她si 和 shi不太能分清,我们上课就喜欢学她发音错的地方,还故意让她读四是四十是十的绕口令,搞得那段时间我们班掀起了一股念绕口令的潮流。
我有个同桌很喜欢她,化学晚自习她坐在讲台旁时,我们就都怂恿同桌去把礼物送给她和请求她一起合照。每次老师来教室里,我同桌都要感叹说她怎么这么好看啊,说出了我的想法嘿嘿😁
教师节还是圣诞节的时候,记不太清了,送了她巧克力,把手背在后面,让她猜在哪支手,她就特别乖的猜,然后我被萌的把两只手的巧克力都给了她,大概真是被萌的失了智,也没多想,直接抱了她,抱的很紧,她感觉也有点惊讶,不过还是回抱了我,她比我矮一点,又瘦,我圈着她,没克制住直接把她整个人抱离了地,她就笑着拍我让我放下她
现在想来,她真是我们班吉祥物一般的存在,我们对她都有一种克制不住的对可爱事物的喜欢。
嗯,毕业了就没见过她了,希望她一切都好,平安幸福。

看爆裂鼓手有些想起当初打球的时候,周教练在时我真的很喜欢过,也是我打的最好的时候,后来周教练退休了,换了好多不同的教练,有过那种平时对我很好但我一输球就把指尖怼在我脸上对我极尽人格羞辱劈头盖脑把我骂哭的教练,球拉不上桌就给一脚,打不好不给晚饭,也不让别人陪我练,就让我一个人对着发球机练,委屈狠了就摔拍子,摔完就心疼,再默默把拍子捡回来继续练,一边练一边忍不住哭还不敢让教练看见不然肯定要被拉到全队面前羞辱,现在想来都可以告他虐待儿童了。每次去俱乐部都像去刑场,不敢请假不敢缺席一次。也不知道那段日子怎么过来的。最后换来一个省队退下来的教练,只管教球其他全不管,你爱来不来,我也长大些了就渐渐去的越来越少,最后彻底不去了。倒是以前的教练每次碰到都要唠叨几句怪我怎么就这么放弃了,可惜了好苗子。
现在想来,难得能碰到一个周教练,也难得能碰上爆裂鼓手中的那种教练。
我是个普通人,打乒乓球的经历可能是我唯一不那么普通的事情了。我对它的感情太复杂,以前从来不提,现在倒是慢慢的能叨逼叨逼一点。
有时间写一写,权作纪念,不然忘了的话,也是可惜。

管中得以一窥撒旦和耶稣

新年快乐。
2018等花花,鞠总和乃团的演唱会。
自己也要好好加油
身体健康,多读点书
爱你们。

一个白七的脑洞

大白和七仔高中进了同一个班,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交集。大白由于外貌的原因很快被票选为校花,当然因此也受到了一些孤立。
可情人节时和圣诞节时大白发现七仔竟然收到了比自己更多的礼物情书。(至于为什么会发现,大概潜意识里还是在暗暗注意七仔吧)🙈
然后大白以前看眼神觉得喜欢她的一些男生后来也向七仔表了白。
大白本身是对男生的喜爱不怎么关心的,甚至有些不屑和厌烦,可情况发展成这样,大白对七仔愈发在意起来,甚至暗地里不受控制的有些讨厌对方。
结果后来大白被女生团体欺负时,七仔撞见了,帮忙赶走了。
被一直讨厌的人救了,大白内心那个纠结啊,可还是得故作淡定感谢七仔帮忙请她吃饭,七仔平时也开始吃饭啊啥的拉上大白一起防止她落单。
一来二去两人就这样成为了朋友。
大白也渐渐享受起和七仔的相处,唯一让她不爽的点就是一直以来都是七仔收到的礼物和告白更多。
最后高中毕业典礼时,送纽扣环节,大白暗中比了比,发现还是七仔收到的纽扣比较多。
大白不开心了,大白有小脾气了。
她状似无意的找七仔抱怨:
年年被选为校花有什么用,结果最后还是你收到的纽扣最多。
七仔就安抚性的摸摸大白的头,笑了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大白看着七仔的大白牙,有些恍神:
也对,试问谁能不喜欢娜酱的笑容呢?
这时感觉到手里被人塞进了一粒纽扣。
然后她听见娜酱的声音:
那这样算起来还是你最受欢迎了,
毕竟,收到最多纽扣的人,想把她的纽扣送给你呢。
……………………………………………………………………
甜不甜!撩不撩!就问你这样的七仔是不是又甜又撩!
当然从七仔角度来看,平日里漂亮又强势的,怎么看都让人难以接近的白石同学,被她撞见的受人欺负时,明明眼眶都红了,却依旧珉紧嘴唇不让眼泪落下的白石同学,明明醋意很明显却自以为不明显地向她抱怨没有她纽扣收的多的白石同学……怎样的白石同学她都很喜欢了。
……………………………………………………………………
其实就是只需要一个契机相处,就会真的很合适彼此的皂了。


最近有点丧,
不知道要怎么做去让自己成为更值得被爱的人。
喜欢的爱豆都神隐了,一个阿允一个七仔。
才喜欢的塞纳河也被最近乱七八糟的事弄的出了坑。
微博首页也在不停地撕
糟心。
赶上了期末考,每天都宅在寝室自习更丧了。
多看看书充电吧。